欢迎访问黄山市信达丝线有限公司

风光名胜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黄山南北 > 风光名胜

客户服务热线
0559 - 5521022
从明天起,携壶酒,隐居在桃花源里人家(组诗)
发布时间:2017-11-23   阅读次数:722次  

从明天起,携壶酒,隐居在桃花源里人家(组诗)

/葛亚夫(安徽)

《笔墨一怔,山水点睛,烟波里旧事重逢》

这些年,我是你贬谪在外的游子。跋山涉水

只想在画里乡村落地生根,赌书泼茶

从桃花源里人家重头再来。一杯山水一盏烟波

举杯邀月,对影临摹花开花落的轮回

我要把姓氏种在苦丁茶上,一枝一叶地繁殖

一笔一划地舒展、陨落,然后在塔川封禅

 

我是一只转世的蝴蝶,从庄生晓梦里启程

扇动背井离乡的名姓,信手捉起米盘尖的笔锋

编撰新安江的家谱。时光轻舟万里山

笔墨一怔,山水点睛,一程烟波里旧事重逢

一只羁旅的鸿雁,打破望穿秋水的憧憬

把邮寄千年的家书,投递到青山绿水的疼处

 

落叶归根的季节,我在等待鱼尾纹的汛期

等待早年在梓路寺种下的木鱼

为爱走上岸,幻化为苦丁,立地成菩提

我在等待一株苦丁再次挥毫出长青的姓氏

等待前世的一滴眼泪,苏醒,灼烧

在时光的涟漪里,听山、听水、听风、听雨……

 

《种茶,品茗,在画里乡村活成葛氏的祖先》

我的秋天一骑红尘。锦山秀水的爱恨情仇

在臆想的绯笑里,不经意间泄露了风声

窖藏于桃花源里人家的山水,眉峰挑,眼波横

一步一莲花,像飞目流盼的大家闺秀

在我怀里开成一场浩渺的艳遇。覆水难收

要用苦丁茶的咖啡碱来麻醉山水的我心悠悠

 

面对明眸善睐的画里乡村,我敏感的笔墨

被青弋江绵绵不绝的表白,一一击落

在凌乱的文字里披上袈裟,诵经念佛

沉香缭绕。不论世上纷扰,只谈禅里烟波

柳体的风,颜体的浪,行体的背影

苦丁随山泉入茶,风声、梵音正好能解乡愁

 

我是熙熙攘攘的南屏里,来历不明的游子

小心翼翼地把家安在异乡的月光里

三十功名八千云月,注定会入土为安

倘若我心中的山水,桃波一步,了了语声

我会撷云研墨,天子呼来不上船

种茶,品茗,在画里乡村蜗居成葛氏的祖先

 

《南屏扇头空白处,西递提笔,宏村题字》

所患由茶香。此心安处,前世亦是今生

暗香浮动,推开苦丁深锁的桃花源里人家

一个花影一拧身,徽文化就柳暗花明

何以解忧,唯有香茗。我摇晃成苦丁的模样

脉络清晰。祖宗在叶脉的族谱上渐行渐远

一朵红晕升起,千山万水都学会了直立行走

 

药书上说,苦丁茶清热消暑,明目益智

我的脉象显示,心乱气躁,不宜相思

我知道,这种顽疾一直潜伏在黟县的山水里

苦丁茶这缕清洌的麻沸散,可以短暂止痛

医病但不治命。一抹茶香,半盏心灯

心脾一暖,就把来世注射进今世的家谱里

 

一缕茶香挽斜阳,晚霞端坐在瞳仁里

南屏扇头空白处,西递提笔,宏村题字

垂帘,墨已入水,度化了 黟县857平方公里

前世,司马青衫湿。今生,游子湿青衫

风吹来,一杯敬落红。夜的黑眼圈,渐浓

月光下,一杯敬露华,花瓣如雪,染红斗篷

 

 

《从明天起,携壶酒,隐居在桃花源里人家》

与出世的山水对视,入世的心跳烽烟四起

游兵散勇的诗句,句句风声鹤唳

所有的词语,都像古战场里盲目的箭矢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彼竭我盈的醉意,“暮然的回首,注定

彼此的一生, 只为眼光交汇的刹那”

 

收起驰骋的缰绳,放慢与黟县的短兵相接

时光轻吟浅唱,岁月梵音轻响

刹那间,我放弃奢靡、华丽的虚拟表白

一字一句退回笔尖,与五谷推心置腹:

彼黍离离,彼稷之穗。行迈靡靡,中心如醉

山水之中,我戒不掉醉酒,更戒不掉心动

 

这场跋山涉水潜入宿命的邂逅,点燃两颊

红晕,让相思也学会山水般直立行走

烟波不尽尘缘未了,梓路寺拒绝为我剃度

我捻须为诗,一行行栽种在画里乡村

从明天起,携壶酒,隐居在桃花源里人家

饮酒,吃茶,用乡愁的线条勾勒出一脉族谱

 

通联:(233500)安徽省蒙城县第五中学    葛亚夫(收)    微信:geyafu     Q Q304437671

作者简介:葛亚夫,男,八零后,安徽省作协会员。支过边、办过报,兼过编辑、记者。现耕教于庄子故里。各类作品散见于《诗歌月刊》《小小说选刊》《散文世界》《散文诗》《读者》《意林》《人民日报》等报刊杂志。

上一条:宏村走笔

下一条:梦圆向阳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