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黄山市信达丝线有限公司

风光名胜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黄山南北 > 风光名胜

客户服务热线
0559 - 5521022
办一场“曲水流觞”的盛宴 ——古城改造之畅想
发布时间:2017-11-30   阅读次数:679次  

办一场“曲水流觞”的盛宴

——古城改造之畅想

兰亭野花

一千六百多年前的东晋,那个暮春三月,莺飞草长,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的时段,王羲之与谢安、孙绰等一拨名士,齐集绍兴兰亭,沿着山坡上那曲曲弯弯,缓缓流淌的泉水,一个个席地而坐,或一脸恬淡,或一腔激情,注视着眼前清澈的泉水淙淙流过,心底构思着一首首状景咏物,寄情抒怀的诗篇,,当盛着美酒佳酿的觞飘然而至时,他们兴奋地端起觞一饮而尽,随即口吐莲花,一首首精美绝伦的佳句一唱一和,伴着泉水向前涌动,当这些即兴而作的诗篇,汇总结集时,王羲之写下了那千古名篇《兰亭集序》,绍兴兰亭因这次名人聚会以传后世,历久不衰。

每次去兰亭,总想什么时候我那千年文化古县的故乡,也能举办一次这样的盛会,以不负她那深厚的文化底蕴,然而,终因无法提供那种理想的环境,以致这种美好的想像,也只能是美丽的遗憾。孰料2017年古城改造,千年“槐渠”敞开胸襟`贯街而流的丰姿,使我看到了梦寐以求的那场盛会已是呼之欲出。

此刻,我坐在“槐渠”旁边的石凳上,凝望着涌动的流水,思绪溯流而上,进入那渐行渐远的历史。

提起黟县古城历史上的北街,相信大多数人都无甚印象,据我所知,那是一条严格按照中国古代商铺风水概念营造的街市,它南北长,东西窄,南北为通道,东西两面铺陈近百家商铺,从而形成行走南北买东西的中国古代商业街市格局。

然而就是这样一条颇具中国传统商业特色的古街,因为不同历史时期的需求,而改的面目全非,二十世纪九十年代,随着县城的商业中心移出古城,曾经繁华的北街、直街逐渐成了一条没有生气的冷街,人们形容它每到夜晚,你拿一根长竹竿在北街任意挥舞,保证伤不到任何人,这种评说虽略显夸张,但古城的冷清却是不争的事实,好在县委县政府还在古城里,古城作为黟县的政治中心地位没有改变,否则,古城岂止是冷,用一个更为极端的评价都不为过。

一代一代的黟县人呼吁对古城进行改造,一届一届县委政府为古城改造殚精竭虑,直到2017年,大规模古城改造才终于拉开了序幕。

准确地说,黟县的古城改造,应该是从2013年开始谋划编制方案,2015年开始对北街立面全面改造,而在此之前的小街、小巷、小区的“三小”改造,让县城的三里名贤里`桂墩里`杏墩里,及费家弄,汪家弄等七条街巷的环境面貌得到极大的改善,小街小巷的改造,为后来古城的大规模施工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但古城改造因为体量大,内容多,其间遇到的困难远不是“三小”改造能相比,非亲历者,难以感受其中甘苦,

三线下地,管网铺设,技术要求高,且古城地下水位高,大功率的水泵要24小时不断工作,才能保证工程质量;

北街、直街立面改造的房屋有相当一部分是私宅,进行统一改造时必须征得产权所有者的同意和配合,而世间最难做的工作,莫过于做人的工作,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诉求,有的通情达理,也有的胡搅蛮缠,面对那些非分的要求,县住建委从领导到普通工作人员是一次次登门沟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后甚至连分管县领导也得亲自出面协调,

街面开挖影响老城居民出行,因此而产生大量的投诉,上访,住建委工作人员只得不断解释,不断采取弥补措施。好在县领导对此表现出高度的信任和体谅,县委政府主要领导常常不惊动任何人,独自去作视察,发现问题,及时向住建委通报,帮助他们协调解决,住建委的同志也因此干的无怨无悔。

埋在地下的铸铁自来水管,因年代久远而腐蚀,掘土机稍稍碰一下便会产生爆管断水,好在自来水厂是住建委下属单位,24小时待命随叫随到立即抢修,不致影响群众日常生活,

而有时铺设在地下的电缆,虽然已采取了保护措施却依然难保不出差错,这种情况一旦出现便会危及安全,而高峰时工地上劳作的施工人员有近300人,高温酷暑,一丁点的安全事故,一个细小的工程质量问题都会让住建委的工作人员胆战心惊,而住住建委人员紧张,技术力量薄弱,为此,从古城改造实施之日开始,他们全都自觉放弃了正常节假日,手机处在24小时待机状态。随时准备赶赴现场处理各种矛盾,

常有人埋怨古城改造进度慢,他们也许不了解古城改造工程是环环相扣,仅以主要道路改造为例,东岳山路、柏山路、西街路不能全线贯通,县委西大门未能开启使用前,县政府大门前的直街改造则不能全线启动,许多工程常常是边干边摸索,边总结,

当然最为突出的莫过于“槐渠”的贯城。从当初“槐渠”是走地下还是走地面,是直线一条,还是曲弯有致,渠多宽多深,用什么石材、铺什么石子,从设计到施工都在不断地修改和完善。

古城改造之初,坦率地说,有不少人持否定和非议的态度,而当今日改造初见端倪时,徜徉在石板铺就的大街上,望着焕然一古的面貌。听着潺潺流淌的槐渠水声,原先许多见仁见智的分歧,开始逐渐归于一致,于是想到古人那“民可乐成,不可虑始”的感受,也就更加体谅施政者的艰难。

相信对于古城改造,不改只有死路一条,一改则会绝处逢生,它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影响,将铭记于黟县历史。

上弦的月光从高低错落的马头墙上翩然跃下,槐渠的水面上开始泛起一圈一圈银色的涟漪,想象当年槐渠上那“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的情景,如今不可能再现了,因为我们永远也回不到历史,而未来我们完全可以依托槐渠创作出更多华丽的篇章,设想若干年后,古城会打造出更多新的业态,也许我们可以仿效古人曲水流觞的形式,在古城举办一年一度中国诗歌大会,中国对联大会,中国情歌对唱大会,那些参与者,不再局限于文人雅士,他们可以是普通工人、农民、军人、学生……,

古街两旁的路灯,光线暗淡,略显昏黄,给人一种怀旧的静谧。而当集会结束,曲终人散时,古街瞬间灯火通明,让人感受到“众里寻她千百度,蓦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诗情画意......

夜已深了,我的头上已隐隐感到霜水的寒意,不能再想了,也不必再想,明天,那些年轻人做的肯定会比我想的更好。

 

上一条:我所知道的鼓楼洞

下一条:悠悠黟县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