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黄山市信达丝线有限公司

风光名胜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黄山南北 > 风光名胜

客户服务热线
0559 - 5521022
西递牌坊
发布时间:2018-05-05   阅读次数:2047次  

西递牌坊

朱来平

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黟县西递、宏村两座古村落,作为众多皖南古村落的典型代表,各有特色。“西递石为眼,宏村水作魂。”宏村那汩汩流淌于家家户户门前的古老水圳,几百年来默无声息地滋润着宏村的肌体,至今让村民受益让游客惊叹。独一无二的古村落水系,是宏村与众不同所在。而西递呢,建造历史悠久、建筑技艺精湛的牌坊,因其矗立于村口的特定地理位置,犹如西递村的眉目,自然成为游客的第一道风景。因而把西递牌坊看作西递的标志,便在情理之中。

400多年以前建起的这座牌坊,让封建朝廷威严的皇恩如一股强劲的潮水涌入了介于崇山峻岭之间的小山村——西递。它连接着遥远的京城和偏僻的乡野,承载着西递人无限的荣耀,因为它的主人是西递的儿子胡文光。胡文光生活在明朝,先辗转各地为官,后得当朝皇帝的叔父长沙王的赏识,于是有更多机会直接亲近皇帝大人。或许官政绩不俗,或许为人精明干练,胡文光竟然赢得皇帝特别的嘉奖,恩准他家乡建造一座牌坊。

牌坊经历了几百年的风风雨雨,至今仍存,颇为幸运之事。其间,多少次劫难,或是无法抗拒的天灾,或是有心为之的人祸,都让这座牌坊有惊无险。旧时在西递村口有牌坊十三座,其余的都已被毁、倾圮倒塌,没有了痕迹,唯独这座牌坊完好保留了下来。

如今,浩荡的皇恩已在历史的烟云中模糊消逝,西递人的荣耀在时间的长河中依稀可现,胡文光名显乡里光宗耀祖的那份自得和满足也随着他自己沉入了历史的深处。而所有的这些,后人已经感到陌生和陈旧,再也无暇去想像体会了。后人更关心的是这座建筑本身。我就有过这样的好奇和思索:一块一块的冰冷、沉重的石头的组合,何以也有了不朽的生命和连城的价值?

牌坊全是由质地上乘、适于雕刻的黟县青石建成,那方整坚固的石坊和呈现于其上面的精美图案,无一不浸透了建造者的汗水、泪水甚至血水。要知道,从石料的开采、运输、打磨,到牌坊的设计、雕刻,到最终完整地竖立起来,这是多么繁重而复杂的劳动。即使是今天,借助现代化的高科技手段,再造一座这样的牌坊,也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这不但需要体力,需要脑力,更需要团结与协作。正是劳动者的汗水和智慧,凝聚成了古徽州建筑技艺的瑰宝供游人凭吊、欣赏。然而,这些赋予牌坊以不朽的生命和连城的价值的建造者们,他们的名字却湮没在人类历史的长河里,早已无人能知晓。

面对巍峨无语的牌坊,我想,无论是至高无上、尊贵一时的帝王,还是位高权重、显赫通达的官宦,抑或辛勤质朴、默默无闻的普通百姓,在如梭的光阴面前,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如果要说有区别的话,只能是普普通通的劳动者建起的牌坊让牌坊主人的名字流传了下来。

与时间相比,西递牌坊是永恒的。她可以跨越时间,静静矗立于青山绿水之间,向一代又一代后来的人表达着建造者的智慧,演奏着一曲凝固的无声乐曲。西递牌坊,在诉说着另一种历史……刊于《黄山日报》2015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