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黄山市信达丝线有限公司

黄山人物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黄山南北 > 黄山人物

客户服务热线
0559 - 5521022
薛稷对古徽州社会发展的贡献
发布时间:2017-11-13   阅读次数:746次  

薛稷对古徽州社会发展的贡献

胡时滨

说起薛稷(649713),人们或许有些陌生,但要提起他那大名鼎鼎的外祖父魏征,那可就家喻户晓了。因反对高宗立武则天为皇后,薛稷曾被贬至黟县担任县令。期间尽职尽责作了大量工作,对州县社会的发展影响巨大。

薛稷出生于官宦世家,不仅外祖父,而且曾祖父薛道衡、祖父薛收等,都是隋唐名宦,且对书画都有很高的造诣。对于名家书帖“锐意模学,穷年忘倦”,对褚遂良的书法艺术更是临摹不辍。景龙四年(710年),中宗李显大宴宾客,并展示由王羲之、褚遂良书写的《闲居孤树赋》,满座皆惊,薛稷艳羡之至,竟然当场撩开衣袍如痴如醉地用手指临摹起来。与虞世南、欧阳询、褚遂良并列,被誉为“唐初书法四大家”之首。

薛稷不仅擅长书法,而且还娴于作文、绘画和写诗。《全唐诗》收录了薛稷的《早春鱼亭山》诗:“春气动百草,纷荣时断续。白云自高妙,裴回空山曲。阳林花已红,寒涧苔未绿。伊余息人事,萧寂无营欲。客行虽云远,玩之聊自足。”以细腻笔触描绘了渔亭明丽春景,反映诗人对黟县山水的热爱,和想往清静生活的情趣。

在艺术领域中,薛稷一生中取得最高成就的是绘画。擅长花鸟、人物及杂画,而尤以画鹤最为精妙。薛稷所画之鹤形神兼具,达到了呼之欲出的地步。故李杜二人一说画色久欲尽,苍然犹出尘一说鹤感至精以神变,可弄影而浮烟。似乎壁上的鹤,只要注入生命,马上就会破壁飞去,令人不禁联想到画龙点睛的传说。而更为之激赏不止的,乃是薛稷笔下所表现出来的鹤的那种超脱逸达、而又傲骨十足的气质。即所谓“赤霄有真骨,耻饮洿池津,冥冥任所往,脱略谁能驯以及昂昂伫眙,霍若惊矫,形留座隅,势出天表的清高标格。这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封建文人隐士的象征,而与一般人之取意鹤的吉祥富贵,有着完全不同的两种文化内涵。宋代大画家米芾也将着眼点放在这里,他在《题薛稷二鹤》诗中说,从容雅步在庭除,浩荡闲心存万里。又说;余平生嗜此老(指薛稷)矣,此外无足为者。表达了他与薛稷之间隔越时代的强烈共鸣。《太平寰宇记》曾记,“稷曾为此邑令(按,指黟令),善画鹤。邑人时有画者,盖薛公之余风耳”,一直影响到近代,是新安书画之肇始。

乾隆版《黟县志》曾载,薛稷“少擢进士,入官后,坐法左迁,稍转黟令。”任职间十分关心百姓疾苦。因为人口剧增,黟城虽然有漳河及横沟之便,但百姓日常饮水颇感紧张。据嘉庆版《黟县志·古迹》记载,直至薛稷来黟县担任县令,因“忧百姓饮水难而掘井九口,人称薛公井”。为此奠定了黟县古城千余年持续发展的基础。因为时间久远,黟县古城的薛公井多已失传或遭填埋。1988版《黟县志·文物》明确记载的仅有一口井“位于县城北街口,唐代黟县县令薛稷,忧百姓饮水难而建。今仍供居民饮用。”也成为目前黟县县城唯一现存的唐代古迹文物。为纪念薛稷,黟县百姓曾在县城建薛公祠祭祀。从这个角度讲,称薛稷为黟县古城之父,一点也不为过。

上一条:贝聿铭妙语论古黟

下一条:没有了